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官方微信 切换到宽版

尚武太极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官方微信
查看: 7968|回复: 2

洪均生门下首徒——何淑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7-4 19: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何淑淦师伯1933年生于菏泽望族,自幼熟读经书。自1950年开始从师爷学拳,是洪师爷入门弟子中的首徒,并于1955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是唯一见过陈发科公的师伯,他和我老师关系非常好,当年老师曾多次到菏泽给师伯改拳(当时师伯拳架为陈式老架,文革后到济南又重新改的拳架)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何师伯来济南开会,如有时间总会到老师家。我曾在老师家见过师伯两次,当时老师说这是你的大师伯,我还感到疑惑,怎么大师伯比孟师伯、许师伯都年轻呢。印象中师伯双目炯炯有神,说话温文尔雅、和蔼可亲,不愧为北大中文系高材生。当年老师去世时何师伯曾做“哭保礼”七言诗八首,不想昨日师伯竟也仙逝而去,享年八十有一。

韩保礼弟子阎建斌及众师兄弟在此祝愿师伯一路走好。
0一三年七月四日





(附当年韩老师去世时,何师伯所做祭文“哭保礼”八首)

兄弟二十五年情,切磋拳艺趣无穷。
坎坷磨难中年后,谒师历下初遇公。


蒙师重授实用法,精巧缜密细到家。
定国、学刚偕保礼,倾心辅导无毫差。

恩师晚年少寂寞,保礼殷勤用心多。
寿诞、节日喜庆事,操办得力人人悦。


同门情谊深如海,帮我授拳菏泽来;
多次往返不知倦,讵料单县罹病灾。


家中两载祸相连,老伴膑粹守床前。
多次梦里去探望,携手喜游百脉泉。


洪门弟子众如云,功深艺高应有君。
师拳正值弘扬日,忽降噩耗泪满襟!


每年赴济次数频,谒师之后君处临;
悲恸从今扫师墓,不堪前往缺斯人!

昔日曾约淄博游,再访明魁乳山留;
可叹乐事化作梦,何时哭君到章丘!

OO五年八月十四日深夜
于菏泽垫石斋

何注:
① 1981
年春,我坎坷十八年之后,赴济晋谒恩师洪公,师往相见,悲喜交集。昔年同学拳之李学刚、詹定国、杨德滋,闻讯急赴师寓看望;又有李宗庆、孟宪彬、许贵诚、韩保礼等师兄弟前往相会,热情异常。结识保礼盖我至济南之第二日上午。

1950年至1955年跟洪师习练发科师祖所授之低架,1955年至1960年初又经师祖和照奎小师叔进一步纠正指点。1960年夏我遭坎坷,离师二十载,仍演练原套路。1981年到济南谒师,洪师已完成《实用拳法》的修改定式,广为传播,风格缠绵圆浑,缜密玲珑,精巧而实用。处处符合运动力学原理,不空谈意、气;反对玄虚,崇尚实际。洪师命我重新学练《实用拳法》,每日老师亲授,讲解试验,指定李学刚、李宗庆、韩保礼、詹定国每日轮流到老师处给我辅导,因李宗庆、韩保礼上班,李学刚,詹定国已退休,天天不辍,陪我演练,帮老师辅导,每个动作中的眼身步手的运动方向,旋转角度的周身配合都讲解示范得十分细致,我因有老拳功底,进度很快。一住三个月,一路二路都修改一遍。此后每到济南,都到保礼处住上几天,却磋拳艺,情谊甚笃。

1978年后,洪师寿诞,复活节,春节聚会,都由他与李宗庆、李恩久等人组织操办,接待外地同门到济南谒师等事,也皆由他出面。老师去世后,殡葬事宜及以后清明扫墓,奔走操劳,他出力最多。

我自1983年在菏泽公开授拳,学者日多,我因教书任务繁重,社会兼职又多,无暇全力教拳;于是一面带领学生到济南学拳,一面请师弟们到菏泽替我教学生。保礼是到菏泽授拳次数时间最多的一位。在我预先不知情的情况下,20034月中旬他到菏泽市的单县前去教拳,一周后忽患脑出血症住在单县医院抢救,第二天单县的学生电话告知我此事,我大为震惊。正巧当天我老伴忽患吊线风病,口歪眼斜,并有低烧,我家当时只我二人,孩子都在外地不能离家,便嘱单县学生组织抢救,我晚了几天,等大女儿到家,我才去单县探望。十天后,病情稳定,即转济南第五人民医院治疗。

百脉泉:章丘明水镇著名风景区。

⑥2002
年冬,我去济南参加联谊会,晚间去保礼处,我二女儿莹莹在淄博上学,他得知此事,约我第二年春夏之间或秋末同去淄博访牛克林师弟等人,让小女认识一下师叔们;然后参观淄博古迹名胜,最后去乳山肃明魁师弟处多逗留些天,到威海等地游览,并向明魁学套牛郎棍法。不料第二年春他即患病卧床,我二人自单县一别,再也未能相见,悲夫!


点评

海!外直播 url.cn/48TJ1xP 禁闻视频 url.cn/48VRB1C 男子带11罐奶粉过关被抓。我活了几十年,带白粉被抓的见过不少,但是带奶粉被抓还真没见识过。郑渊洁:卖坏奶粉的不坐牢,买好奶粉的坐牢,童话故事都不敢这么写.   发表于 2017-5-12 16:23

[发帖际遇]: mengtjq 被钱袋砸中进医院,看病花了 5 点 威望. 幸运榜 / 衰神榜

楼主热帖
[尚武新闻] “名客来”杯第三届洪派太极拳国际交流大赛精
[尚武新闻] 尚武中心代表队组队参加三亚 南山第二届世界
[武术音像] 李恩久老师陈式太极拳拳架与推手-南山大讲堂
[尚武新闻] 洪派弟子张千秋全运会上为山东太极拳项目拿下
[尚武新闻] 第三届洪派太极拳交流大赛比赛规程
[尚武新闻] 山东省太极拳锦标赛尚武太极再传佳绩
[尚武新闻] 世界武林大会尚武太极斩获16金
[武术音像] 纪念洪均生先生诞辰110周年
[尚武新闻] 400余名中外陈式洪派太极拳拳师聚济南祭祖师
[尚武新闻] 德州尚武洪派太极拳俱乐部成立
[尚武新闻] 山东尚武洪派太极推广中心首届“太极力道”研
[尚武新闻] 2016第三期尚武太极洪派太极拳培训班圆满结束

尚武太极网陈式洪派太极拳业余辅导班长年招生,有尚武馆金牌教练授课、李恩久老师亲临指导。每期招收学员10到15人,名额有限报名从速。

教学时间:每期3个月。每周一三、五19:00到20:30。
教训内容:陈式洪派太极拳基本功、一路等。
费        用:1500元整(含光盘和衣服)。
联系电话:13789803398、15553156853
教学地址:济南市解放东路24号文博家园1号楼一楼。

 楼主| 发表于 2013-7-4 19: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何淑淦师伯自叙学拳经历(摘自网络有删节)




我是从1950年开始学习陈式太极拳的,当时上初中,家住在济南。我父亲原在山东省政府工作,任秘书处办公室主任。我和母亲是在日本投降后,随父从安徽的阜阳辗转几处,于1948年济南解放后,来到济南的,住在南格子前街。我父亲交了一个朋友,住在格子后街,他就是洪均生老师。由于我们和洪先生两家是前后街邻居,所以来往比较密切,就好像一家人一样。洪老师文采很好,诗词写得好,当时他没固定的工作,常到我家来,和我父亲谈唐诗、谈宋诗和谈书法。我白天上学,晚上就在旁边听他们讲,很受教益。我从小爱读书,当时除了学习课堂知识外,在家

里我父亲还教我“四书”、“诗经”,还背些礼记上的文章。

    洪老师看到我好读书,觉得可爱,但瞧我瘦弱的身体,又非常爱怜。对我父亲说:你老六(何淑淦小名)爱学习,但身体那么不好,得想办法叫他身体强壮起来。仅靠吃药不行,还得锻炼。那时我还没称他为老师,喊他洪叔叔。他比我父亲小十来岁。到了1949年,他就经常劝我学拳,给我讲他学拳的经过,说他小时候身体也很不好,是拿药当饭吃,饭当药吃。整天吃药,是个药罐子。

    那时我的身体很弱,当听到医生说我最多能活过30岁的话时,就想,听天由命吧,活到哪里是哪里,虽没感到害怕,但毫无抗争之意。现在师父让我学习太极拳,我见过有人在大明湖练太极拳,看去好象摸鱼一样,练那能锻炼身体吗?我想,要学就学个华拳、查拳、回教拳什么的。当时我们那里有一个姓马的,叫马福德,南关人,练回民拳,我认为很好,对太极拳没兴趣。

    洪老师对我循循善诱,经常给我写一些太极拳歌诀、诗给我看,给我讲里边的内容,也讲了很多太极拳的故事,特别是讲我师爷陈发科在北京教拳的事,很吸引人,慢慢地我就受到了感动。特别是我师父字写得好,诗写的好,我最佩服他的小楷,很圆润,字字珠玑,写的诗词读起来既清新又华丽认,意境深远,非常好。由此,我给老师建立了感情,就决定,学学太极拳吧。这样,就开始学了陈式太极拳。

    洪老师给我讲的太极拳理论,很有哲学道理。和我一起经常听洪老师讲太极拳理论的还有当时在我家当家教的一个老师,叫张慕尧(音),是教我经书和史书的,是前清举人,家是藤县人,在我家住着,这个老先生很好,当时也成了洪先生的朋友。直到1953年,我家搬到青岛去了,张老师才回老家,走时我父亲给了他一部分安家费。

    1955年8月底,我考上了北京大学,临行时,洪均生老师一直送上北去的火车,师徒两人洒泪惜别,临别,洪老师将在家写好的一首诗交给了我。当时我舍不得我老师,老师也舍不得我,但那时能考上北大不容易,考上大学了也是个喜事。老师走后,我在火车上把他赠我的诗含泪看了一遍又一遍,当时几乎都能背下来了。原诗是:

    送淑淦晋京深造二百七十字

                         ——洪均生

    人各有宝藏,所贵在热诚;    两情相吸引,内燃力无朋。

    我爱何氏子,恂恂一书生;    温恭含刚毅,质朴包聪明。

    居家攻经史,在校学业精;    嗟尔孱弱姿,可怜复可惊。

    每逢辄规劝,健身须养生;    晓谕太极理,往往逾二更。

    高楼根基固,拳重基本功;    抚尔筋骨异,堪传陈正宗。

    苦练四、五载,颇能悟轻灵;    松柔走低架,节节螺旋生。

    端严求圆浑,中正神气充;    弱童成健儿,欣喜我心中。

    六载朝夕处,绵绵师徒情;    兹为求深造,千里赴神京。

    晋谒汝师祖,谓我皆安宁;    临别无所赠,几句愿细听。

    不忧子骄泰,不忧子无恒;    理事要果断,劳逸须适中。

    广交贵择友,朱墨务分清;    饮食常调节,衣被时减增。

    晨演防露侵,晚练避贼风;    学原无止境,文武求专攻。

    循序日月久,学乃期有成;    以此报祖国,以此答父兄。

              我虽阻关河,闻之亦有荣。

        ——一九五五年八月二十八日

到北京后,老师经常给我通信,几乎每一两星期一次,他有时写诗寄给我,我把我练拳的情况写给他,他来信给我提些建议。在北大上学期间,我存老师的诗有一百多首,到后来都丢失了很可惜。

到了北京,天是早晨,带着老师写给师爷的信,下火车以后,我把行李寄存在幔子上写有北京大学接站处的地方,吃点早餐,就到骡马市大街河南会馆去看望我师爷去了。我老师说过,师爷爱吃大栅栏六必居的酱菜,我专门到六必居买了两篓酱菜,又买点烧牛肉。到了河南会馆,一问,搬家了,搬到了南头隔30家的59号大院,我很快找到了那里。那是一个一进三的院子,院子坐西向东,有厢房门楼,好像过去是个官府人家的居所,都是古建筑。师爷在后院的正房住,带栅子的5间大厅。当时在这大厅里住的有我师爷、师奶,还有小叔(陈照奎)。我师爷接见了我,师奶也在家。住在北厢房的有个马师叔,见有客人来了,也去陪着。我把师父写的信交给师爷,师爷看了看,交马师叔读了一遍,师爷很高兴。然后我拜见了正在靠南边的一间屋里纺毛线的师奶,我们说了几句话后她和我一起到了师爷那里。她问我老师的近况,我说很好。问我老师现在有什么差事(工作),我说,现在在一家军属纺毛厂当会计兼保管。那厂子不大,几十个人,是济南市二区办的集体工厂。我告诉她,师父生活虽比较艰苦一些,但还可以,身体很好,师娘的身体也很好。言谈中,我感到师奶对我师父、师娘很亲切、很挂念。师奶奶问的事多,我师爷话不多,马师叔在一旁听着没讲什么。

    我对我师爷说:‘我叫何淑淦,小名叫小六,师父就叫我小六,您叫我小六、淑淦都可以’。师爷笑了笑,问:‘你这拳学了多长时间了?’我说:‘学了五年了。’他点点头说:‘哦,学时间不短了。你一路二路都学了吗?’我说:‘都学了。’‘学推手了没有?’我说:‘推手也简单学了,但有些不得要领。拳打得也不怎么好。我老师说到北京让找师爷,请你好好给以纠正。师爷在有时间高兴的情况下,给我纠正纠正拳。如果师爷觉得没有时间,也不要劳累,上岁数了,以保养照顾身体为重。’师爷点点头,说:“你可以跟你小师叔、小太保,跟他在一块练。”小太保指的就是照奎师叔。快中午了,师爷留我不让走。我说:我回去上学以后到星期天再来。我师奶说:淑淦,你就别走了,你小叔一会儿回来,中午咱们就在一起,有什么饭吃什么饭。下午让教教你的拳。你师爷年龄大了,一般的不大教了。他高兴的话跟你比划比划。对师爷师奶的盛情,我很感不安,他们那么大岁数了,小叔不在家,留我在这里吃饭,我怎么做呢?我就借机上了街,到一个饭店买了三四斤包子,蒸包,是当时很不错的名吃。用纸包着,外面裹着荷叶。回去后师爷责怪我说:你还买什么包子,家里有馒头,有青菜,还有牛肉。两天也吃不完。不一会儿,小叔回来了,见面很高兴。小师叔还记得我老师,而且看来很熟,关系也很密切。我师父是1944离开北京的,到现在已经十几年了,分手时小师叔才十几岁。

    师叔对我很好,亲切地和我拉话。我当时也口甜,一口一口师叔的喊,他也非常高兴,要拉着我到外面吃饭。我说不用去了,我买有包子,咱们在家里吃饭就行了。吃过饭后,下午师叔就专门在家陪我——当时他在北京靠拉板车搞运输挣钱。我师爷也没工作,一般也不教拳了,除一些学生接济外,没有其它收入,生活虽艰苦,但能维持。我曾想如何能帮助他,但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午饭后,稍事休息,下午两点多钟,我就在院子里练拳。我师爷休息以后,起来看我练拳。我打了一路和二路(陈式传统套路),师爷看完后笑了笑,点点头。看来我练的还算是可以,师爷还是比较认可的。马师叔在一旁说:何叔淦,你老师教得不错。你练得很轻灵,很柔和,也很到位。我师爷听了点点头,笑笑,没说什么。我练完拳以后,师爷说:你给太保小叔从头练,他怎么练你就怎么练,你练的基本上也就差不多了,但有些地方我有增加的,在你原来学的套路的招数上又添了点,让他教给你。

    从那以后,我就经常给师叔学,师爷有时候给以指点。我师爷要求特别严格,练拳时很讲究,要求胯要松,裆要圆。老师讲,胯要坐下去,使大腿的大筋松开,不要绷紧。胯不仅要放开,还要合得住。我师爷摸着我的胯,指点我——尾骨要合住,不要撅腚,也不要往里收,稍微外翻一些。两个胯要微微松开合住。两个胯尖微微向里一裹,这样裆就开了。小肚子微微内收,这样腰裆劲就圆了,劲就饱满了。我师爷指点的这些我念念不忘。

    我师爷没有学过科学知识,但他讲的都很有哲理。他手把手地给我纠正动作。摸着我的肩,指点怎样松肩沉肘。讲,肘尖不要上扬,要朝下。想松肩必须沉肘,不沉肘就不能松肩。我看现在有些练拳的就违背了这个原理,没做到。我师爷常说:肩一起就上浮,周身就失去平衡。一处不得劲就周身就不得劲。每处都得配合好——这是我师爷特别要求的肘肩的问题。我老师(洪均生)和我都是严格地按照我师爷的要求去做的。我老师强调说:坠肘松肩是一般的规律,但是它也有特殊性。有时走劲,肘必须扬起来。不扬起来就不能化人家。就不能将劲引到对方身上去。师爷讲的胯的内收,我理解为只有这样才能产生向心力。有了向心力才能稳。只有保持好向心力才能发出离心力,向心力和离心力是一对矛盾的两个方面,有向心力才能产生离心力,不然就不成一体了。这就是辩证法,是太极拳的奥妙之一。

    我老师说,你要想练好拳,基本功必须要扎实。基本功怎么扎实,就是要划好圈,抱好球,有空就练,有时间就练。基本功不能丢,活一辈子练一辈子。这个我一直到现在都坚持,不练套路也得练基本功。这是内外兼修的问题,既练内脏又练筋骨肉,精气神合一。另外我师爷要求打拳不要用力,练拳时抬起手就行了,从大关节到四稍要节节松开,用力就错,用力你就练不出掤劲来。我师爷说松劲是练出来的。只有苦练,常练,慢慢就松开了,不练是松不开的。对师爷的话,我老师用现代一点的话作了解释,他说松是一个过程。想松,得练好几年,三年两年能松开就很不简单了。能松开才能产生掤劲,才没有笨劲,才能走胯,才能够攻防。

师爷很有劲,他的劲是内劲,很沉实。他一震脚房子就呼呼掉土,土地上一跺一个坑。但是他发力到你身上的时候,一点也不疼。师爷的棋下得很不错,招招很妙。有时和他下棋,他老让着我。有一次,我和我师爷在家下棋,师爷高兴了,说:来,让摸摸(搭搭手试试劲),看你柔和得怎么样。我在他的屋当中,两边两个椅,后面一个条几,前面一张八仙桌。我和爷一搭手,‘砰’一下我崩起来后退了好几步。他说:有进步,松得比过去强点了,蹦得没那么高了。他接着说:来,这(再来)一下坐我椅子上吧。我们再一搭手,几乎瞬间,速度很快,来不及半点反应,我就一下子跌到几步外的椅子上了,也不觉得疼。他说让你到哪个地方,就能把你发到哪个地方去,师爷掌握的那个角度,方向,包括他给你劲的力度都太妙了。要是一般人发劲,会感到疼,但当时我一点也没疼的感觉。这功夫,那时我老师还做不到。我按师爷教我的方法不断练,还真管用。

    1956年,我老师到北京,在我师爷那里住了将近一百天,我有时不上课,陪着我老师。他们研究拳,我就看也听。在这期间,我老师说他有个质的飞跃,我师爷 给他一一纠正动作,一一指点招法。我老师对太极拳的认识和技法提高了一个大的水平。功力也巧妙得很。我老师走以后马师叔跟我说,你师父功夫不简单,我在北京服气的人没几个。我看全国现在除你师爷以外,没有一个能制了你老师的。我说:老师水平有那么高?我真是感到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老师和师爷那么高的水平,但处处谦虚为人,从不显山漏水,这种武德,真值得我学习一辈子。

我1960年大学毕业后,经历了一番坎坷的生活,在逆境中虽受到了很大的限制。但我没有忘记老师、师爷教的拳法。有机会就练,没机会时候心练,睡觉时用脑子想着练,反复过电影想老师怎样教的、它的用法。练成套的机会不多,但机会来了就练几招,这样有近二十年的时间。
    文革结束后的1980年,我得到了平反。北大给补发了毕业证书,工龄自1960年7月1日起计算。当时北大发文要给安排工作,但由于我在菏泽教书,当地政府就坚持把我留了下来,安排到大学教书。
   1981年我开始到济南,时隔20多年又见到我师,真是百感交集。从此每年都要到济南去一二十次,少的三天,多的两个月,向我老师进一步学习,改我的招法,跟师兄弟切磋,也向他们请教。师兄弟们对我很好,我们互相都不保守,在一起感情很深。
    1986年洪均生老师80大寿,陈玉霞师姑(陈发科之女)和雷慕尼师叔到济南给老师祝寿,在济南住了23天。在济南,师姑看了我练的老师教的陈氏太极拳老架,很高兴。我又练了老师后来改的新架,我师姑对雷师叔说‘淑淦练得很轻灵,协调的很好,很有老师的风味’。并说:‘你现在调到菏泽去了,你可以在菏泽教拳,发扬我们的陈式太极拳拳法’。洪老师对我说:‘我非常希望你学多少教多少,谁来学都可以教,教学相长吗?
    于是,自1986年开始在菏泽的教拳生涯。像滚雪球一样,规模越来越大,从小学生到政府官员,学员遍布各个行业,到菏泽市陈式太极拳洪均生拳法研究会的成立,菏泽太极拳的习练者越来越多。太极拳演练,成了菏泽一道亮丽的风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洪均生陈式太极拳全书
洪派太极拳系列光盘

关于我们|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尚武太极网 ( 鲁ICP备15013883号  

GMT+8, 2017-11-21 19:59 , Processed in 0.474967 second(s), 3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